第一章 见性成佛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西赣州,安远县,南郊,寒鸣寺。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粗布衣服,头发略微的凌乱,坐在空地的石墩上,双目呆滞,喃喃自语,面无表情。

    几个匆匆走来、面带菜色的僧人,看着面容呆滞、喃喃自语的少年,欲言又止,他们仔细观察少年片刻,摇摇头放慢脚步,转身轻轻走开。

    三个月之前,这个少年进入寒鸣寺带发修行,举止就有些怪异,不是特别正常,时常有疯癫之举,就在诸多僧人已经适应、习以为常的时候,三日之前,少年突然跳进寺院后方的池塘之中,待到僧人努力将其打捞上来的时候,已经是气息全无。

    寺院的僧人准备为少年超度,将其魂魄送去极乐世界,少年突然又醒过来了,手舞足蹈,状若疯狂,说着一些大家听不懂的话语。

    这让念惯了佛经的僧人惊慌失措,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形,嚷嚷着要将少年撵出寺院,押送到官府去处置,要不是住持的维护,少年怕是被当做妖孽乱棍打死了。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少年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喃喃自语,不与其他的任何人说话,也不用正眼看其他任何人。

    少年的房间里面,桌椅全部被砸碎,碎纸满地都是,已经是惨不忍睹。

    这让寒鸣寺诸位僧人认为,少年妖孽附身、完全魔障,无可救药了。

    “刘宁,救你我无悔,因此殒命也是我的选择,可我为什么穿越了,穿越到崇祯元年,人命如草芥的乱世,天大的讽刺和笑话。”

    “不错,我是为大明王朝惋惜和悲哀,可我清楚大明王朝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就算是没有满清的崛起,这个王朝也即将寿终正寝,被其他的朝代所取代。”

    “改变历史,那是网络小说才能够完成的事业,我怎么可能做到。”

    “我和你争辩,也就是逞一时的嘴快,我压根没有想到过穿越,更没有想到改变历史。”

    “我写过几本关于明末的网络小说,但那都是我想象的,其中还有一本太监了,后来我也认真看了这几本穿越明末的网络小说,越看越觉得幼稚,太多想当然的情节,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正准备重新开始认认真真的写一本明末的穿越小说,了却心愿,不辜负读者大大的期望,谁知道穿越了。”

    “老天,你别玩我了,我真的不想穿越到明末。”

    。。。

    一个眉清目秀的小沙弥,蹑手蹑脚走过来,盯着少年看了好一会,终于小心开口了。

    “施主,住持请您去一趟。。。”

    少年扭头,看见脸上带着害怕和不懈神情的小沙弥,露出了苦笑的神情。

    “我知道了,这就去住持那里。”

    少年站起身来,准备跟随小沙弥一同前往住持房间,小沙弥却如同兔子一般开溜,转眼就看不见踪影了。

    少年的脸上,再次露出苦笑的神情。

    “我被寺里的僧人当做妖孽了,就连小沙弥都怕我,不知道在寺院里做了多少癫狂之事,也罢,既来之则安之,走一步看一步吧。”

    寒鸣寺很小,整个寺院只有八个僧人,寺院拥有官府划拨的十来亩薄田,平日里僧人除了念经祈福,还要种田维持生计,这些年光景不好,田地里几乎没有什么收获,寒鸣寺的僧人只能依靠香客的布施勉强维持生计。

    安远县本就是下等县,全县人口不足两万,香客数量很少,布施也不多,这让寒鸣寺的僧人更加的难以维持。

    住持的房间在寒鸣寺的后院,单独的一间屋子。

    少年进入住持的房间,还没有来得及行礼问候,住持就开口了。

    “阿弥陀佛,三个月时间过去,施主应该放下了。。。”

    少年看着须发皆白的住持,楞了一下。

    “住持,我很好啊,也就是这几天有些烦闷,发泄了一下,现在完全好了。”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施主在寒鸣寺带发修行已经满三月,老衲以为,施主还是没有放下。”

    少年的神情显得肃穆了一些,双手合十,略微思索,对着住持恭恭敬敬开口了。

    “住持,我已经放下,迷时师度,悟时自度,住持三个月来的度化,已经让我顿悟。”

    住持略微的睁大眼睛,看了看眼前态度恭敬的少年,轻轻摇头。

    “也罢,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老衲穷尽办法,也无法化解施主心中孽怨,看来寒鸣寺太小,无法为施主超度,施主收拾一下,明日就回家去吧。”

    “这个

第一章 见性成佛(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