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廖文儒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新书需要得到读者大大的支持,拜谢了。)

    “净空,你不想还俗吗。”

    “不想,寺院里面有饭吃,离开了寺院,我会饿死的。”

    “难怪你仅仅是接受了剃度,还没有受戒,你这可不是一心向佛,也不可能成佛。”

    净空扭头看了看神清气爽的吴宗睿,面带不满的神色开口了。

    “要不是住持要求我一定跟着你,我才不会离开寺院呢。”

    净空的脸上,已经看不见害怕的神情,临行之前住持的告诫,他记得很清楚:吴宗睿天赋秉异,并非寻常人,跟随在其的身边,要听从安排和吩咐,住持还专门强调,他和吴宗睿之间就是少爷和书童的关系。

    自小就在寺院,没有接触外面的世界,让净空的心思非常单纯,相信住持所说的每一句话,也会完全按照住持的要求行事。

    尽管净空的内心,还有一些不同的想法。

    看见净空略微不满得神情,吴宗睿无奈的摇摇头,穿越之后,寒鸣寺的住持和小沙弥净空,就是他首先接触的人,住持见多识广,佛法深厚,洞穿人情世故,明白他表达的每一层意思,小沙弥净空心思单纯,不谙人情世故,如同一张白纸,有什么心思都表现在上面了。

    吴宗睿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住持坚持让他将净空带离寒鸣寺,而且一定要求净空还俗。

    离开寒鸣寺之前,住持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让吴宗睿善待净空。

    如果净空心思深沉,此时此刻就会好好的表现,毕竟以后他需要依存吴宗睿生活。

    可惜单纯的净空,压根没有这样的想法,有什么样的心思和心情,会毫无顾忌表露出来。

    这让吴宗睿高兴又担忧,高兴的是可以完全信赖纯如白纸的净空,担忧的是净空过于的单纯,很有可能不适应险恶的社会,甚至上当受骗。

    净空已经十四岁,比吴宗睿小一岁,崇祯年间十四岁不算很小,一些村里的男孩子,到了这个年纪,俨然成为家中的主要劳动力。

    吴宗睿自身面临巨大的麻烦,还不知道能不能很好的化解,这个时候却要带着净空回家,面对可能到来的磨难和危险,如果不是有着成熟的心态,早就可能崩溃了。

    寒鸣寺住持对于吴宗睿有大恩,甚至可以说是再造之恩,这一点吴宗睿很清楚。

    住持提出来的要求,吴宗睿一定会答应。

    “净空,既然已经还俗,那就需要用俗家的名字,告诉我你俗家的名字。”

    净空再次扭头看着吴宗睿,好一会才开口。

    “住持告诉我,我俗名廖文儒。”

    “廖文儒,这个名字怕是住持给你取的吧。”

    “少爷,你怎么知道的。”

    廖文儒扭头看着身边的吴宗睿,第一次显露吃惊的神情。

    “分析的。”

    “少爷,说说你是怎么分析的。”

    吴宗睿看了看吃惊的廖文儒,稍稍的停顿,面带微笑再次开口。

    “年幼出家,必定是家庭困窘,无法活命,亦或是家族遭遇不测,必须逃亡,家庭困窘的情形之下,父母不可能咬文嚼字,给你如此文雅的名字,若是家族遭遇不测,出家就是逃命,必定是隐姓埋名,尽量的隐藏身份,也不可能有如此文雅的名字,所以你的名字,只能是住持给取的。”

    “少爷,你好厉害,我的俗家名字,就是住持取的。”

    “看来,住持对你寄予厚望,压根没有想着让你留在寒鸣寺,更不会让你出家为僧,难怪你到寒鸣寺已经有十年时间,却一直都没有受戒,是我误解你了,廖文儒,你我名义上是少爷和书童关系,其实就是异姓的兄弟,我已经答应了住持,会好好照顾你,今后如果有什么麻烦的事情,尽管开口,能够尽力的地方,我会全力以赴的。”

    “好的,少爷,住持也跟我说了,要我跟随在少爷身边,听从少爷的安排,少爷如果遇到什么麻烦,我就算是拼却性命,也要保证少爷的安全。”

    “拼命就不必了,尽力而为就好。”

    “非也,一诺千金,我已经答应了住持,就一定要做到。”

    看着廖文儒肃穆的神情,吴宗睿的脸居然微红了。

    时代不一样,人的想法就不一样,明朝儒家思想盛行,礼义仁智信为立身之本,廖文儒自小在寒鸣寺长大,一直都是在儒家思想以及佛家思想的熏陶之下,更加的注重信义,答应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哪怕搭上性命。

    吴宗睿就不一样了,来自于现代,虽说也看重情义,可更加关注自身的利益。

    “文儒,小时候的事情,还有印象吗。”

第二章 廖文儒(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