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知己知彼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求收藏,求点击,求推荐票,求读者大大支持。)

    吴顺贵带着罗家的两兄弟回到家中,见到罗二在舂米,两兄弟连忙去帮忙,三个壮汉舂米,速度快了很多,吴顺贵本来还在着急,家中已经没有多少粮食,又要到镇上去买米了,这下不用着急了,一石稻谷可以舂米七斛到八斛,可以维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了。

    天黑的时候,屋里飘来了肉香味道。

    这是吴宗睿特意安排的,廖文儒到镇上去割了一些肉,以肥肉为主,烧了一大锅的菜,罗二也留在家里吃饭。

    说起来,罗二与两兄弟还是远房堂兄弟的关系,只是相隔的有些远,相互之间的交往不是很多。

    将几大块的肥肉夹到罗二和两兄弟的碗里以后,吴宗睿开口了。

    “你们都没有正式的名字,这样,我替你们取下名字,今后也好称呼,罗二,你就叫罗典明,老二,你就叫罗典勇,老三,你就叫罗典召,你们辈分一样,都是典字辈的。”

    罗典明连忙放下碗,站起身来准备给吴宗睿行礼,罗典勇和罗典召也跟着站起身来。

    吴宗睿挥挥手。

    “没那么多客套的,坐下吃饭,我还有事情要询问你们。”

    罗典明三人恭恭敬敬的坐下,看着吴宗睿。

    这让吴宗睿哭笑不得。

    “算了,你们还是先吃饭,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还没有说完,吴宗睿就察觉到了问题,这年月哪里来的钢铁,好在罗家三兄弟也听不懂,不过一边的廖文儒有些迷糊,这话他从未听说过,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就着肥肉白菜,罗家三兄弟很快吃饱了,吴顺贵也吃的很饱。

    吴宗睿虽然想吃肉,但这样的大块肥肉他还是有些发怵,仅仅是吃了一些白菜,最后喝下了一大碗的油汤。

    廖文儒也很能吃肉,大概是在寒鸣寺吃素太多,还俗之后,吃喝方面没有了禁忌,加之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顿饭吃下了足足三大块的肥肉。

    吃完饭,罗典明站起身来准备收拾,被吴宗睿叫住了。

    罗典明、罗典勇和罗典召跟随吴宗睿走出屋子,来到外面就地坐下。

    已经是春季,清明节都过去好长时间了,气温也慢慢的升起来,夜晚已经感觉不到刺骨的寒冷。

    只是这段时间雨水有些偏多,因为下雨的缘故,气温总是升不上去。

    这样的天气,对于田地里面的庄稼可没有好处。

    “我也就是想问问你们,夺天王究竟是什么人,和你们之间的关系如何。”

    罗典明看看罗典勇和罗典召两人,首先开口了。

    “少爷,说起来夺天王和我们都有些亲戚关系,只是隔得有些远,不过我和夺天王很熟悉,小的时候我们经常在一起做事情,只是稍微长大一些后,夺天王就不大爱做事了,中途有段时间,他到县城去做事情,可没有坚持多长的时间就回来了,从那以后,他就说自己是夺天王,对外也自称为夺天王,时间长了,我们也就习惯了。。。”

    吴宗睿听得很仔细,频频点头,他隐隐有些明白了,夺天王与罗典明等人还是有些不一样,可能到县城去做事情的那段时间,接触到了外界的一些事物,眼光和看法略微的不一样。

    “少爷,您是不是想着让夺天王来做事情,您可千万不要这样做,夺天王不爱做事,每天都是到处去游荡,好多人都看不惯。。。”

    吴宗睿笑了。

    “你们放心,我可不会让这种人到家里来做事情,你们说我家里养得起闲人吗。”

    吴宗睿的这句话,让罗典明等人也轻松了很多。

    很快,吴宗睿再次的开口询问了。

    “我听说虎山乡已经开始收缴田赋了,里正和征粮官必定是到每家每户去催收,信丰县和安远县一样,去年都遭灾了,好多人家都缓不过来,这个时候去征收田赋,怕是要了好些人的命。”

    “少爷,您说的是,要不然我也不会出来做事情了,两个堂哥和我一样,也是被逼的没有办法,才出来的。”

    吴宗睿忽然想到了什么,看着罗典勇和罗典召开口了。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也不知道你们两家人情况怎么样了。”

    “少爷不用担心,前些日子,我们已经托人带回去了一些钱和粮食。”

    “罗典勇,带回去钱和粮食的人可靠吗。”

    “可靠,就是我的亲侄子。”

    “你啊,亲侄子到这里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

    “少爷,我们已经给您找了太多的麻烦,不好意思再张嘴了,侄子来了也说,

第十八章 知己知彼(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