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险中求胜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萧瑟的秋风,一阵一阵的在这空旷的乱葬岗上飘荡者,吹得二人衣袂飘飘,佟博就这么和黄衫公子相视而立,一动不动。

     高手相争,先动者将失去先机,可佟博不能在等了,因为多等一分杜寒山就多一分危险。

     “花雨漫天”,六颗飞蝗石沿着左中右不同的轨迹飞向黄衫公子,堵死了黄衫公子任何闪避的可能,佟博不想浪费时间,他自信这招必然得手。

     可事与愿违,佟博只觉眼前一花,黄衫公子如同一道幻影一般消失不见了,连同另外三个人亦不见踪影,六颗飞蝗石“嗖嗖嗖”的打入小土堆上,激得尘土阵阵飞扬。

     “噼里啪啦。”地面的小石头突然开始剧烈的抖动而产生了剧烈的碰撞,刚才还清新的空气也变得浑浊起来。

     佟博皱了皱眉头,运力于喉:“想不到公子是一名阵法家,在下失敬了。”

     “哈哈哈,兄台不必费心引在下说话了,作为一名阵法家是不可能让你机会接近我的。”一阵爽朗的笑声传入了佟博的耳中。

     一搓搓的小碎石不停的飞了过来,佟博脚下呈Z字型的闪避着。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原本散落的小碎石在空中形成了五六个漩涡型的小石阵从四周向佟博包围了过来,佟博临危不乱,一个一鹤冲天飞向了半空,只听得“轰”的一声,小石阵相撞顿时发出激烈的火花。

     “去。”佟博于半空中发出一根银链,缠绕在最近的一颗歪脖子树上,借着一飞一拉之力,稳稳当当的立于树干之上。

     “阵中相斗,无力为乐,就让老夫为尔击鼓等助兴。”污浊的空气中弥漫六旬老者中气十足的声音。

     阵中响起了“咚咚”之声,此音时缓时急,时弱时强,或似暴风雨前的惊雷,又似军阵前的万马奔腾,只听得佟博心神阵阵激荡,体内气血翻滚。

     “这是拟声技之擂鼓。”佟博额头上留下了豆大的汗珠:“这老家伙不但扰乱了我的心神,还催动黄衫公子的杀气,也并未违反双方约定,现在这阵中的碎石凝聚速度比之前更加快了。”

     佟博几个起落背靠于一颗大树之后,稍微平复了一下胸中翻腾的气血,眼角中流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不过机会也来了。”

     拟声之技虽然凌厉,可如果在阵法之中使用就犹如一把双刃剑,也易暴露阵法家的位置,佟博自幼练习暗器,目力和听力均高于常人,

     当下便双目微合,屏气凝神,隐藏了自己气息的同时,细细聆听着声音的来源。

     另一厢边,黄杉公子熟练的操纵着微型沙盘:“嗯?怎么不见了此人气息,在这沙盘之上也不能探得其行踪?真是从来没有过的怪事?”

     “不好,王师傅,快禁声。”黄衫公子突然若有所悟,对着身边的六旬老者喊道。

     还没等六旬老者反应过来,一颗墨绿色的飞蝗石在夜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猛烈的撞向了杜寒山板车下的一处小土堆上;只听得“轰”的一声,小土堆被击得粉碎,一面黄色令旗从土堆上散落下来。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你输了。”佟博犹如鬼魅般的翻落在黄杉公子面前:“其实你一开始就没离开过此地,而是用千醉香把空气变得浑浊来扰乱我的判断,不知道在下说的可对?”

     黄杉公子“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大口鲜血,一脸不心有不甘的神色盯着佟博:“你如何能肯定我和王师傅一定会在一起?即使你看破了一切,如果没有克制之物,也不可能破我阵法。”

     佟博屈指一弹,一颗墨绿色的飞蝗石落入了黄杉公子的手中:“很简单,因为这位前辈很在意你的安全,否则开始也不会想以多胜少;所以在下推测即使你们不在一起,他本能的也不会离你有多远。且这乱石阵以土为本,而我这颗飞叶石长期存放于檀香木中吸取木之灵气,要克此阵易如反掌。”

     “承让了,让杜院主长眠于这乱葬岗实在有失身份,还是由在下另觅别处安葬吧。”佟博双手一抱拳,便夹起杜寒山的身体,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六旬老者一把扶起了黄杉公子,懊恼道:“公子,你没事吧。都是老夫糊涂,居然暴露的了公子的位置。”

     “这不怪你,就算王师傅不用拟声之技,凭此人的本领和智慧,也别有办法破阵。”黄杉公子摇头苦笑道:“看来江南人才济济,倒是我们坐井观天了。”

     “公子,那这两个人怎么办?”锦衣人指着倒在地上的石三贾四问道。

第五章 险中求胜(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