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斗舞亦斗武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安大防听得佟博提醒犹如一只大鸟般的掠了出去,瞬间护在了袁奎身前,一只缠绕的银白色劲气的铁拳与黑袍少女的玉拳向撞于半空之中。

     “啪”的一巨响,两股强悍的拳劲碰撞的余波向四周扩散开来,司若水赶紧护在了萧时雨面前,挥掌一拂挡下了阵阵劲气。

     安大防平息了一下胸中一股淤浊之气,目不转睛的注视着黑袍少女,不敢有半分大意,心中却是暗暗佩服:“这个少女好强的拳力,我可是拼尽全力才稳住了脚步。”

     “瑾郡主不可造次。”一直坐于黑袍少女身边的一个蓝衫儒生走上前来,向萧时雨作揖道:“在下魏国国相韩勋,见过陛下。郡主年少不懂事,冒犯之处,勋在此替她赔罪了,还请陛下勿要怪罪。”

     萧时雨大度的笑道:“郡主当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况且此事确是袁柱国言语有失,朕自然不会怪罪。来人,还不扶柱国大人下去休息。”

     待两个内侍扶走了袁奎后,黄杉公子慕容离作揖道:“陛下,您既然也觉得柱国大人一时失言,那便是也同意了燕魏两国的请求,在此慕容离替所有燕国边民谢陛下恩典。”

     “元瑾要亦替所有魏国边民谢陛下恩典。”黑袍少女不失时机的谢道。

     萧时雨点头道:“朕亦觉得二位言之有理,准了。高贤,你待会派人与荆州官员同赴荆州传朕旨意于蔡庸。”

     “是,陛下。”高贤作揖道。

     “眼看午时将至,诸位谈论了几个时辰的国事想必也饿了。”萧时雨吩咐高贤道:“传膳,献舞。”

     高贤一摆手中的拂尘应声叫道:“陛下有旨,传膳。开启献舞台,请诸位贵客一观我齐之歌舞。”

     随着内侍转动着石壁上的机括,两块巨大的扇形石墩自斗舞场中缓缓上升至三丈高,不多时合成一块巨大的圆形舞台,壮观之极。

     十二个红衣舞姬莲步轻移,分别自石墩两边的台阶翩翩而上,配合着琴师发出的欢快弦音绕着舞台游走着,时不时的舞动着她们那红色的水袖。

     正当大家看的如痴如醉的时候,琴师弦音一变,十二道红衣的水袖在空中合在一处,一身外着白色绸衫内着红色衬裙的女子犹如一只轻灵的燕子,袖口和腰间分别悬挂着的红色丝带配合双手舞动的两根红绫掠到了十二个红衣舞姬的上空,只见她不慌不忙的发出了手中红绫轻点了一下红色水袖的交汇处,一个凌空翻身轻立于红色水袖之上。女子缓缓在移开了挡在脸前的红绫,额头上红色的朱砂,浓而不艳的口脂,嫣然的笑容,使得原先可爱的她更加动人心魄。

     安大防看清了女子的容貌,兴奋的碰了碰佟博:“翔云,快看,是凝诗,是凝诗。”

     佟博刚要说什么,一只手自身后拍在了他的肩头:“在下乃是慕容郡王的护卫魏天麟,不知道这位护卫小哥能否带我去更衣。”

     佟博转身打量了一眼魏天麟,便认出了这人便是当日在乱葬岗跟随在慕容离身边的另一人,心头立刻警觉起来:“魏兄请跟卑职来。”

     “大防,我与这位魏兄去去就回。”本想跟安大防交待几句的佟博,却见他痴痴的望着柳凝诗起舞,只得摇头而走。

     轻灵优美的舞姿,宾主之间的推杯换盏,时辰在一点一点流失着,似乎三方之间的协议就此达成了,可是,真的如此吗?随着一个清朗的声音的打破了一切。

     “陛下,臣想敬慕容郡王与瑾郡主一杯,亦有些谏言不吐不快?”中书柳元智举杯道。

     “不知中书大人有何高见?”慕容离也同样举杯道。

     “本郡主也对中书大人的高见很感兴趣?”黑袍郡主元瑾锐利的眼神直逼柳元智。

     柳元智端起酒樽一饮而尽:“高见不敢当,既然陛下准了二位提出的谏言,元智自当遵从。只是既然实行便民融合之策,便需要彻底。”

     “可是我还是没明白中书大人的意思?如何彻底?”慕容离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只觉柳元智这话会对燕国很不利。

     “那便是燕国边民入驻邓城,魏国边民入驻樊城。”柳元智轻描淡写的笑道。

     慕容离看了一眼身边的六询老者,心道:“这样便可使我国边民远离故土,首尾不能相连了。”

     六旬老者得了慕容离的示意,心领神会:“柳大人,如此燕魏两国便民则会远离故土,日子久了怕会生出诸多变数。”

     柳元智作揖道:“想必阁下便是燕国国师王钦大人吧,借您方才一言。昔日秦皇一统天下,如此迁徙早有先例;况齐燕魏三国相处融洽,虽然燕魏边民离故土是远了一些,但正因为这样才能更快的进行融合,

第十章 斗舞亦斗武(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