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醉酒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跟林科分开后,严希直接回了所里。

    林科这婚离了好几个月,其间正赶上招标,这小子也没闲着,闷声发大财,收了不少现金支票。

    而这钱的处理渠道必然要经过严希的手,一个收,一个出,二人合作非常愉快,总之这些赃款最后都捂的严严实实,一分都没流到面儿上,等法院判决书下来的时候,林科即是一穷二白的模范干部,又是净身出户的新好前夫。

    但林科做梦也想不到,严希把所有的东西都留了底,包括之前给石炎随的那十万快钱的礼钱。

    说起那十万块林科显然很肉疼,没几天就从供应商身上狠搂回来,金额之大,远远不止十万块钱。

    严希想起来就觉得唏嘘。

    要么怎么说人为财死呢。

    这哥们要是少贪点,估计还有命活,但在中国贪污受贿经济诈骗情节严重的都可以判死刑,照他这个贪污数额,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跑不了,倒霉点判个无期也不是没有可能。

    严希把这些物证复印件整理到两个牛皮信封里,一个检察院,一个媒体。

    不过跟市委有关系的东西严希都没放在里面。

    严希想捅篓子,却不想把篓子捅太大。

    这么一来,到时候林科东窗事发,媒体聚焦油田干部贪污事件,隐匿在他背后的人为了自保,搞不好比自己还盼着他早死。

    林科那个前妻就有点倒霉,暂时帮自己被黑锅是肯定的,毕竟从表面上来看,事是最先从她嘴里捅出来的,她才是最恨林科的人。

    而实际上呢,搞不好她才是最爱林科的人。

    快十一点的时候严希被赵庭长一通电话叫到香格里拉大酒店。

    在座的全是权贵,局里处里的,好几个法官庭长,能叫严希过去那是给他面子。

    严希很知道这种场合叫自己过去是干嘛的,自己没权没势的,就一个律师,能踏进这种场子,除了结账也没别的用处。

    但这种事不能拒绝,还是记得以前师傅跟自己说过,也是这种情况,大下雨的自己孩子在家里发烧,有人半夜打电话叫他去吃饭,师傅看这孩子烧成那样儿实在狠不下心走就婉言拒绝,结果挂了电话觉得不成,抽了半根烟,把烟头一扔,在老婆的骂声中顶雨去的饭局。

    到了那边结了帐,那个审判员醉醺醺的搂着师傅的肩膀,说了一句让他终身都难忘的话。

    ‘哥们,幸好你来了,你要是不来,以后你找我我都不跟你玩儿了。’

    说这话的时候,师傅冷哼了一声,眼睛里全是笑,可在严希看来,真觉得他这笑真是比哭还难看。

    数了数钱包里的现金跟卡,严希二话不说,开着车就过去准备结账。

    到了包间,李法官也在,搂着严希的肩膀就跟大家很热络的介绍。

    严希点头哈腰的笑,顺便瞥了一眼桌面儿。

    菜色自然不必多说,市场价一千八的茅台在这里开就是上万,已经喝了两瓶,还有一瓶刚打开,一个庭长正拿着给各位满酒。

    “啊...严大律师啊,我有印象,去年不还上了一次电视么,是那个什么什么家庭矛盾栏目的特邀嘉宾么,”

    有人发话了,手里的苏烟扔到烟灰缸的水层里,哧的一声,

    “我老婆整天在家看那个节目,还夸你长的帅呢,没成想本人比上电视好看啊。”

    严希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来头也不敢开玩笑,就很客气的回了两句,结果旁边人都起哄说他勾引了田局长的媳妇,加上来的又晚,怎么看都该自罚一杯赔罪。

    茅台酒注了满满一杯,看上去有四两的摸样。

    这要喝下去,酒量不行的,搞不好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

    李法官坐在一边抽烟,什么话也没有。

    严希其实真觉得没什么。

    没什么喝不下去的。

    想起自己刚入行的时候,那么年轻,什么也不知道,跟在自己的师傅后头,整天接一些所里没人接的小活儿,咨询之类,连案子都算不上。

    最惨的时候一个星期只帮人写了一张诉状,还是师傅看自己可怜扔给自己的活儿,写一次改了好几回,被客户指着鼻子骂,谈好的一百一张,最后只给了五十。

    给师傅师傅都没要,直接扔给他,说是自己留着别花,没事儿拿出来激励自己。

    严希没照办,而是在下班儿后,去所儿外头的小卖店给自己买了一瓶酒,那之前严希从来不喝酒,结果当天就喝光了一整瓶。

    名字跟度数都忘了,就记得很便宜,味道苦涩,一个人在小出租屋里头醉的不省人事。

    这以后,严希喝的酒越来越贵,也越来越醇,却是再也没有像当时那么醉过。

    所以这真的没什么。

    历练了这么些年,严希早就不是当初那个独自买醉,无助哭泣的人,而是成了一把以酒拭刃,雪亮锋利的刀。

    ***

    石久觉得蒋云清这小子实在太不够意思了。

    他自己去不了不答应行了,还非要答应下来,结果自己去干苦力。

    到地方的时候,连包间都没进,严希跟两个男的坐在包间外的沙发上,其中一个是李法官,另一个石久就没见过。

    李法官一见石久先愣了一好一会儿,

    “...是你?”

    石久跟他点点头寒暄两句,又去看歪在沙发上的人。

    这个逼衣衬衫领子全开了,露一大片锁骨,跟他妈刚让人玩儿完似的,双颊熏红,水红的嘴唇勾着,笑的石久脊梁骨直发凉。

    严希笑眯眯的,

    “石久...你剪头发了...”

    石久垂眼盯着他,

    “大白天的你怎么喝成这德行?”

    严希仰头伸手,

    “回家。”

    石久顿了顿,低声骂了一句。

    接着攥住他的手指,一提劲把人弄起来,搂着他的腰打算出门。

    严希虽然高,却没有很重,石久扶着他也不算吃力,只是他

18醉酒(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